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诛仙之陆雪琪-淫女道5决战前夕 上&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诛仙之陆雪琪-淫女道5决战前夕 上&中
诛仙之淫女道5-决战前夕(上)吴昊一头雾水地被田灵儿拉到了思过崖。最近娇妻的行为真是越来越让他难以理解了。且不说前阵在床上变得如此热情似火,现在又天天粘在思过崖不肯回家。如今居然硬拉着自己来到思过崖——真是莫名其妙。思过崖除了在这 软禁的陆雪琪外还有什幺人幺?吴昊嘟囔着靽靾靻鞂,熊熔熄煻抱怨着,但是还是被田灵儿生生拉来了。“陆师姐!我回来啦……”田灵儿欢快地推开沈重的铁门僬僕僎僦,嗽呕喽嘓伴随着“吱啦”一声,陆雪琪衣不蔽体地暴露在了吴昊的眼前。“啊……”陆雪琪慌忙拉起身边的薄毯阀闽阂閤,嫮嫢孷孵裹在了身上,这种楚楚可怜的姿势緂綮綯绽,箐箛箍箌反而更加映衬出她美妙的身体曲线,使之更为诱人了。吴昊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禠稰稨穊,墓墈墆墂青云门的绝色女侠前面居然赤身裸体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作为男人慁愬慇慢,蜤蜺蜲蜢定力再强也难免想入非非。更何况室内的空气中漂浮着令人心神动荡的香味,吴昊的下体不自觉地鼎立了起来。好在田灵儿“咯咯”的笑声把他拉回了魂辣迁遰遯,膈膊膇腐他乾咳了一声,颇为尴尬地说道:“陆师妹……近来可好……”陆雪琪尽力缩到墙角的阴影之处漉滭澈沤,廙廑廜廓低声道:“还好……”房间 又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沈默。就在吴昊思索着如何脱身的时候,田灵儿突然一把扯过吴昊的手慱慵慴态,啧嘕嗹嘐安抚在自己丰满的双乳之上。“灵儿!?你干什幺!唔……”田灵儿用樱桃小嘴堵住了吴昊的质问,白葱般的玉手不安分地抚摸着吴昊的下体。当着其他人的面和爱妻亲热,吴昊做梦都没有想过。从小师尊教导的礼义廉耻 面也没有出现过比这更加荒诞的情景了。慌乱之中,吴昊感到自己吞下了什幺东西僛僖僩侨,嗷嘧嗾唛但是他没有在意,反而一把猛力推开娇妻韎韶领頖,誧诬误诮气愤地吼道:“你干什幺!”田灵儿丝毫没有怒意,仍然咯咯媚笑着彯彰彻徶,漙漥滚漩转而把丰满的身子贴了上去,一下把手伸入了吴昊的裤裆之内箸箊笺粺,憀慁愬慇手握阳具套弄起来。“你……啊……”吴昊突然感到一阵热流从下体涌了上来,催动着高昂的情欲瘈瘑疟瘉,玛玱瑰瑮居然一下使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你给我吃了什幺?灵儿……”吴昊勉强运动真气蝃蜘蜒蜮,菬萓蒨菛想把药力压下去,但是贴身女体的诱惑蒶蓏荪蓓,嵿嵽嶆嵹加上阳具的刺激,让他一时难以得逞。“当然是‘欲春利刚丸’啦……”田灵儿娇声回应着勫匮匰厬,饺饵饷饼一边用手扯弄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将肉体更紧地贴住了吴昊铏鉼铪铒,鉼铪铒铟“吴师兄,你就好好爱我吧……”吴昊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意识,屈从于肉体本能的欲望。一边的陆雪琪因为没有穿衣服只能傻傻地看着这莫名的一幕,灵儿到底要干什幺!?疯了不成?等她回过神来再看吴昊的时候嫝嫪嫥嫖,领頖颇颱陆雪琪发现吴昊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边双手抓弄着田灵儿的双乳瘕疯瘔瘈,啧嘕嗹嘐一边撕碎她的衣服。“啊!陆姐姐快来救我啊……”田灵儿看似很痛苦地向陆雪琪求助,出于本能地馜馝馻馺,畽疑疐瘦陆雪琪站起身向前迈了一步。就这幺一步,她一把被田灵儿拉到了吴昊的怀中嶀嶈嵿嵽,暡朄朅朢身上的薄毯随之滑落到地上。此时的吴昊就像一头发情的野兽紧紧抱住了陆雪琪,双手疯狂地在陆雪琪的全身抚弄和揉捏,而田灵儿却顺势解脱出来,在一边嬉笑着看着狼狈的陆雪琪。“你到底要干什幺……灵儿……”“陆姐姐,我想过了……”田灵儿用一种飘忽的语气说,“我们之间亲热终究不如男人给你的快乐巨大,我拥有什幺,作为好姐妹你也应该拥有什幺……我要和你一起分享我的丈夫!”自从被换了魂魄之后,陆雪琪一直陷入金瓶儿的淫术之中,唯有最近虽然日日与田灵儿缠绵,但是淫术对陆雪琪的控制却不如往日那般强烈,陆雪琪也慢慢回复了几分神智。在这种情况下,陆雪琪立刻感到了田灵儿的异样。同样身为女人,陆雪琪知道对于自己深爱之人的爱恋是不可能和另一个女人分享的,田灵儿怎幺可能会说出这幺荒谬的主意!?“吴昊是你丈夫啊!他是你的丈夫!”陆雪琪在吴昊粗野的怀抱中挣脱不过,她甚至恐怖地感到吴昊的下体正坚硬地顶在自己的臀部,紧急之中,陆雪琪只能向田灵儿高叫起来。被陆雪琪这幺一喊,田灵儿原本迷茫的眼神仿佛清澈了几分:“吴昊……吴师兄……”“唔……”苏茹又一次感觉自己临近了高潮,但是任她如何抽弄下体,也无法再进一步。自从被秦无炎内射之后,她体内的淫蛊好似尝到了甜头,催促般地增大了媚药和挑逗的频率。又经过了5天的忍耐,苏茹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即便是手淫也已经无法达到任何轻微的高潮了。刚开始只是整个身体发狂般地要求性交,而现在肉体的欲望已经彻底控制了精神,她觉得只要有任何一个男人在场,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更残酷的是,只有秦无炎的精液才可以解性欲之苦!苏茹彻底绝望了,再这幺下去,宋大仁肯定会发现的。唯有找上秦无炎,先解除目前的窘境再说,到时只要稍有缓解,与他拼一场,看看能不能弄到解蛊的方法。抱着这种想法,苏茹打开了秦无炎留下的包裹。包裹 面是一封信和一件黑色网状的紧身衣。信的内容只有寥寥几句:“裸身穿衣,后山竹林”苏茹勉强克制着肉欲,红着脸穿上这淫乱的紧身衣时,除了羞耻之外,她还感到一种兴奋……这是件怎样的衣服啊,细密的网状蕾丝,套装的样式,但是上面却拉不到肩部,只能露出半个胸部和粉肩。因为裸穿的关係,前面两个乳头陷入网格之中,呼之欲出,而下体处却被一块皮革牢牢遮住。被淫蛊改造过的美豔肉体,在紧身衣的村托之下,不仅曲线毕露,还增添了诱人的性感。苏茹在镜子前面犹豫了半天,最终仍然抵制不了性欲的催促,略微打开窗子看了看外面没人,便夺门而出,径直向竹林跑去。隐伏在竹林相反方向的秦无炎缓然踱入门内,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放在苏茹房内的石桌上,恻恻一笑:“好戏就要开演了……”田不易自从下山之时就感到一阵阵的不安,近期来魔教行动越发诡异,多个分舵早已人去楼空。田不易急行了几百里,仍然没有发现任何魔教中人。于是他御剑至小村 ,欲借宿一晚,来日回山与众人商议。刚準备踏进客栈,后面有个冰冷的女声叫道:“田不易!”“你怎幺也在这 ?”田不易收了赤炎,淡淡地说道。“有弟子稟报说,大竹峰出了事,自从你走后,苏茹师姐一直闭门不出, 面还传来痛苦的呻吟之声……”“什幺!?”爱妻有什幺闪失都会深深牵动着田不易的心,“ 我立即启程回去……”田不易说完,转身便走。水月冷笑一声:“苏茹有什幺事,我定然不会放过你……我这 事情也了了,我和你同去!”田不易转念一思,这水月虽然和自己长年不和,但是和自己的妻子却是从小到大的姐妹,就和她同去吧。于是,也不答话,飞身上剑,直奔青云山而去。田灵儿癡癡地看着吴昊,全身开始颤动起来,仿佛受到什幺术的禁锢,她抱住自己的脑袋蹲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要……不要……我不是淫乱的女人……不是……”陆雪琪目瞪口呆地看着行为异常的田灵儿,在她背后的吴昊却仍然被欲火控制着,两个大手搓弄这陆雪琪的双乳,食指疯狂地挑逗着她的乳头。不可抑止地,陆雪琪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感觉,自从身体被“回颜”浸淫过之后,身体上下仿佛都变成了敏感带,稍有挑逗便会迅速发情。陆雪琪感到自己仿佛又要陷入淫欲中去,对这种感觉她已经无法说清是爱是恨,她勉强守住最后的一丝清明,叫道:“灵儿!灵儿!”然而,灵儿仍然没有苏醒过来,只是深深地跪倒在地上,喃喃着。“唔……”陆雪琪被推倒在地,后面的吴昊拉出自己早已坚挺多时的阳具,準备从后面一股脑地捅入。就在此时,一股劲风袭过,硬是把吴昊挡在了陆雪琪的身后不能动弹半分。从门外传来苏茹的声音:“陆师妹先保护灵儿退下……吴昊由我来抵挡!”苏茹虽然身中淫蛊,但是功力却不减半分,对付一个被春药迷乱心智的吴昊应该绰绰有余。于是陆雪琪马上把灵儿连拖带拉地缩到墙角。此时的吴昊已经彻底陷入欲望之中,看苏茹坏了自己的好事,立刻向屋外的苏茹追去。苏茹看着屋 的吴昊跑出来,先是松了口气,但是看到吴昊的胯下之物,暂态呆立在了那 。受到淫药的影响,吴昊的肉棒高高翘起,向着苏茹飞扑而来。苏茹想移动手脚却是不能的了。原来正是这黑色丝网惹得祸!秦无炎所特製的这种黑丝其实是用淫蛊所吐之丝製成,因为淫蛊是至淫奇物,所吐之丝也异常坚忍,一旦穿上便很难脱下。并且可以感知异性所散发的气息,一旦感知到,这黑丝便会引发受主体内淫蛊一起运动,同时束缚穿着之人的真气。换言之,穿上了这件暴露的黑色丝衣,一旦受到异性的攻击便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会因此动情,唯有淫蛊的主人才可以解开。苏茹感觉身体 的欲望又一次炙热起来,当吴昊粗暴地揉捏着她乳房的时候,她就已经无法遏止地陶醉其中。很快,苏茹就开始呻吟起来,在 屋的田灵儿仍然失神地喃喃自语着,陆雪琪听到苏茹动情的呻吟声不由心起疑惑,苏师姐怎幺可能打不过失去理智的吴昊?白玉柔看田灵儿暂无性命之忧,于是起身向外屋走去。“啊……”看到这样的场景白玉柔不由叫出了声。苏茹,苏师姐怎幺会穿着这幺淫邪的衣服!?现在映在苏茹脸上的表情充满着对与肉欲的贪求和陶醉,小嘴 妩媚的娇声仿佛挑逗着进一步的侵犯。难道!?苏师姐也和我一样中了魔教的奸计幺?可怕的是,看着这样香豔的场面,陆雪琪觉得自己的身体居然开始火热起来,下体传来了阵阵瘙痒。天啊!我怎幺了……你不是很想要幺?看看苏茹快乐的样子,加入他们,加入他们……心 突然产生这种想法,连陆雪琪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行……我不能这样,陆雪琪反抗着这种诱惑,然而,苏茹的叫声开始越来越大, 面甚至带了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语:“好棒……喔~~~”苏茹紧紧揉住吴昊的脖子,熟美的肉体妖豔地紧贴吴昊的身体,彻底沦陷在情欲之中。啊……怎幺……怎幺可以这样?陆雪琪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他们交合的地方,应该很舒服吧……当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手开始不自觉地攀上自己丰满的乳房,无意识地自慰起来。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陆雪琪知道这是手淫,但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我也好想要……身子就这样慢慢移动了过去,火热地投入到三个人的淫戏之中……“什幺!?”田不易看着信爆叫了起来,“水月,速速联繫各峰首座,苏茹发现了魔教蹤迹,他们正向思过崖赶去,企图破坏天机锁后劫走陆师妹!”“啊,魔教居然如此大胆!这可是苏茹的笔迹?”“正是!我先赶去……你召集弟子之后也速速赶来吧……”“好!”虽然田不易与水月不合,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反而异常地有默契。此时的青云门并不知道,魔教最大的陷阱就是在这 设下的。冷眼看着 面疯狂乱交的三个人,秦无炎不由泛起了微笑。还没有到30日,淫蛊就把一个英气逼人的女侠变成了不能抗拒肉欲的蕩妇,恐怕苏茹以后都不能回到以前的状态了吧。陆雪琪加入战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由三妙夫人亲自操控的魔音,果然效力非凡。只是为什幺田灵儿没有出现?根据最早布下的暗示,她应该也会加入才是啊!“怎幺了?”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田不易他们已经从大竹峰火速赶来了……”秦无炎淡然看了看身边的金瓶儿:“田灵儿没有出来!”“什幺!?”一阵香风飘过,金瓶儿已进了内室,外面传来苏茹和陆雪琪妖媚的浪叫声,他们已经无暇察觉了。只见田灵儿正缩在墙角,仍然在喃喃自语,眼神空洞。“原来受了刺激幺……”金瓶儿嘿嘿一笑,“忆!淫!媚!”金瓶儿对着田灵儿的天灵深深一指。田灵儿浑身颤了颤,立刻清纯的脸上浮现出淫蕩妖媚的笑容:“拜见妙公子!”“你完成的很好!这是赏你的,小狐狸精……”金瓶儿只是弹了个响指,田灵儿立刻瘫倒在地,全身痉挛地高潮了。“好~~棒……”田灵儿感受着身体 涌现出的强烈快感,是的,我要服从,更加服从。“好了,起来吧,好好去伺候你的母亲和师姐吧……让她们充分感受到性的乐趣吧……”“是的……是的……”田灵儿立刻向外室走去。“等等!把这个带上!如果你的父亲来,就把它给你的父亲戴上。哈哈哈……”“是……”田灵儿顺从地接过一个黑色的戒指,然后迫不及待地走出内室,加入了三人的淫戏团。田不易御着赤炎,很快就来到了思过崖。他警觉地握紧赤炎,慢慢逼向紧逼的洞门。没有任何的埋伏,但是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到了门口,隐隐听到 面有人声传来,有男人的声音也有女人的声音,隔着厚重的石门听不真切。不是魔教的人!或者 面正在厮杀?念及娇妻和女儿都在 面,田不易也管不了许多,为自己念了一个护身真诀就推开门沖了进去!“这……怎幺会这样!”眼前的情形让田不易实在难以接受:苏茹、田灵儿、陆雪琪正跪在吴昊的身前,争先恐后地舔弄吴昊的肉棒!而吴昊却一脸狂热的按着苏茹的头,揉捏着她的乳房!这怎幺可能!小茹不是这样的人啊!为什幺灵儿不阻止她?陆雪琪怎幺会加入其中?这些都远远超出了田不易的想像。这时,三个女人才发现田不易闯了进来。苏茹贪婪淫媚的表情突然凝固了,陆雪琪也羞耻地停了下来,只有田灵儿仍然毫不理会地吞吐着吴昊的肉棒,吴昊血红的双眼仍然表明他沈醉在春药的淫威之下。田不易大喝一声,立刻突出一口血来。他肥大的身躯向后倒退了几步,依着墙停了下来。一时之间,整个房间 只有田灵儿舔弄肉棒的声音。“苏茹,你说!”田不易低沈的男声让苏茹全身一阵,虽然此时的苏茹羞愧难当,简直就想死在丈夫的面前,但是,她在浓郁的异性气息的旁边,什幺也做不了。被淫蛊不断挑逗的成熟肉体,仍然饱受着情欲的煎熬,双腿之间的蜜穴 还是无法控制地流出蜜汁。“我……”苏茹低低抽泣着,“ 我……中了淫魄丧魂蛊……”“啊!”田不易又吐出一口血,他喘着粗气急急问到,“已经几日了?”“已经……过了30日了!”“……”田不易也沈默了。这时,吴昊高声叫着在田灵儿的嘴 射了精,田灵儿美美地吞食了下去,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爹爹……”田灵儿突然用拥抱的姿势沖向田不易。田不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套上了戒指。“你……”田不易还没有说出话,他就发现下体立刻坚挺了起来!全身真气外洩!田不易仿佛用双手在驱赶什幺,但是魅惑的女体已经牢牢贴上了他的身体,并且把他的肉棒含入口中,正是他的女儿田灵儿!“灵儿!你做什幺!”苏茹不由叫出了口,她挣扎着直起身子。然而,她的身体立刻被吴昊抱住,吴昊又一次挺起肉棒準备往苏茹的肉穴插进去。“不要!”苏茹大声叫起来,“不易!!!救我!!!”此时,田不易已经失去了理智。那个黑色的戒指,正是合欢派宝物之一——合欢戒。带合欢戒的人会突然性欲高涨失去理智,一旦获得高潮,那幺会导致真气外洩不止,最后乾枯致死。真正的合欢戒只有一个,但是却可以幻化出很多个赝品。这些赝品根据製作者的能力而发挥威力。现在的这个合欢戒正是赝品,如果田不易正常的状态下,或许依靠意志可以轻鬆撑过去,然而田不易却是在心神大动的情况下戴上了这个戒指。田灵儿年轻妩媚的肉体又成为一种催化剂,身体 散发出来的女体香,更是让他深陷其中。田不易最终狂暴地抱起灵儿的将硬挺的肉棒狠狠插入她的下体!“哦~~~”田灵儿淫乱地高叫起来。“不要啊……”苏茹悲鸣道,终于……不可挽回了。这是吴昊也从后面硬生生地插入了苏茹的小穴。“唔……”身体不自觉地又火热起来,不行,不能这样,苏茹心 不停呼喊着,然而肉体却越来越火热,没有秦无炎的阳精,任何性的接触对苏茹而言都是一种催淫。陆雪琪彻底被眼前的情形惊住了,为什幺?为什幺堂堂的青云门变成了如此的淫乱之地,这 的2个掌门正深深陷入情欲无法自拔。“大家快一点!”水月沖在队伍的最前面进入了洞内。“哦~~~”一声极为满足的娇声灌入众人的耳朵,大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田不易正操着他的女儿田灵儿,并且居然在她的体内射了精!而一向清纯可爱的灵儿居然淫蕩地陶醉着!“田不易!你……”水月刚想上前将他们分开,她却看到了在靠近内室正和吴昊媾和中的苏茹!苏茹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着水月,在吴昊的高叫声中获得了苏茹的欲望达到了顶点,但是却没有高潮。一阵阵性冲动淹没了苏茹,她痛苦地叫道:“秦无炎!!!”更多的弟子涌了进来。田不易的身体开始如枯木般萎缩起来,田灵儿跪在他的面前癡癡地笑着,仿佛是看着什幺很好玩的东西。吴昊的药效终于快到尽头了,刚硬的阳具开始软化。却是苏茹疯狂地舔弄他的阳具,嘴 还浪叫着:“不要……给我……给我……”还是水月最早反应过来,她一步踏上前去,搭住田不易,转手输入真气,企图在最后关头救他性命。就在此时,一直在黑暗 的秦无炎、金瓶儿现出了真身,秦无炎抱起迷乱的苏茹,金瓶儿强行掳起一边呆看的陆雪琪,立马往内室的窗外跳了出去!水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悬崖逃走,而无法脱开双手……今夜,青云的风特别得冷…… 决战前夕(中)  「哦~~好棒~~~ 」小白媚眼如丝地看着身后努力抽插的鬼王,发出勾人魂魄的浪叫。  「啊……高潮了……」小白瘫倒在鬼王粗重的胸口,「我好多了……」只是轻轻地低语却让人自然而然地感到一种爱怜。  鬼王长歎了一口气,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小癡。一样是狐族的女子,小癡却没有能像小白一样获得如此长久,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千年的狐妖幻化成女子就像一汪春水,让世间千千万万的男子癡迷,然而,如此自信的小白在鬼王的面前却失去了魅力,这样癡情的男人居然还存活在世界上。  被锁在焚天谷几百年的光阴让小白忍受了多少痛苦,狐族女子一旦不能交合,即使功力也会损失殆尽。千年的道行也只有在以后多次的交合中慢慢恢复了。  「你有把握?」鬼王看着怀里的小白,再一次问到。  「如果是有现成的魂魄或许可以一试。」  「现成的魂魄不是问题,只是……瑶儿如果真的醒来,那仅存的一魄能够顺利召回那本来的七魂二魄幺?还是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小白微微一笑:「只要她能忆起来,就不会迷失自己,只要有鬼厉在,你以为她会忘记原来的自己幺?」  鬼王松了一口气:「正是如此!」  「放心的话,我们再来次吧……」小白献媚地把鬼王的肉棒含入口中……  「嗯~~~ 不要……」苏茹软绵绵地倒在秦无炎的怀里被他淫玩着身体,从青云出来已经有五天了。秦无炎和金瓶儿把苏茹与陆雪琪带到了鬼门宗的地下密室中开始调教。  在最后的决战时刻,熟悉地形的向导不可或缺,能够熟悉敌方一切信息的人才当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而陆雪琪、苏茹正是最佳的人选。把田灵儿放在青云只是为了进一步破坏青云门在正道中的影响,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让陆雪琪、苏茹彻底沈沦,变成忠实的奴僕才是当务之急。  为此,秦无炎和金瓶儿选取了这个隐秘的场所亲自进行调教。其实,对于已经深陷淫蛊的苏茹和淫魂蕩魄的陆雪琪而言,这种调教只是促成结果早日发生的手段而已。  「哦~~~ 」苏茹性感地仰起头。  「想要幺?想要就求我操你……」  「嗯~~唔~~~ 」苏茹倔强地摇着头。  「昨天还趴在地上求我操,今天就开始嘴硬了幺?」秦无炎嘿嘿一笑,又一次操纵淫蛊进一步发作。  苏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渴求着秦无炎的抚摸,眼神迷离起来。玉手不自觉地游离到秦无炎的胯下,好粗壮好坚硬……秦无炎从背后握住苏茹的乳房,有技巧地挑逗她的乳头。  「看呀……对面好火热哦……」金瓶儿将一个香鼎置于被捆成大字的陆雪琪的面前,从香鼎里散发出怡人的香气,缭绕在空气中。  金瓶儿随即开始对着香鼎念咒,香雾越聚越浓,很快陆雪琪就被环绕在香雾里面,而外面却已然闻不到任何香气了。  这正是合欢派的四宝之二——媚女鼎。每个合欢派的弟子都曾陷入媚女鼎的香气之中以求获得魅惑之气,通过媚女鼎不断地熏陶,会让深陷其中的女子从气质上变得妩媚放浪,这种改变对本人而言却几乎是没有感觉的,然而对他人而言却非常明显。  一般合欢派的弟子只是陷入此雾三炷香的时间,这样可以获得令人迷醉的气质,有利于媚功的施展。但是时间过长则会适得其反,过于妖媚过于放浪的气质就算走在大街上也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合欢派是禁止门徒过于沈醉于媚女鼎的。  但是,这次金瓶儿却决定让陆雪琪陷入此雾九支香的时间!即使不能让她成为性奴,起码也能让她在外人看来变成了蕩妇,这样的话,她百口莫辩,想回去也是不能了。  苏茹终于再也经受不住挑逗,匍匐在秦无炎的面前,企图含入他的肉棒。秦无炎硬是运起真气让她无法靠近。苏茹急得冒出了香汗,左手揉捏着肥大的乳房,右手伸入下体手淫起来。  「真是淫乱的女人啊……」秦无炎继续刺激着苏茹,「你的丈夫已经死了,淫乱点也没有人会知道的。」  「啊……」迷乱在情欲中的苏茹突然听到田不易的名字,不由心中一颤。秦无炎把肉棒放在苏茹的面前,强烈的男性气味传过来,打断了苏茹的悲痛。她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忘记那个死胖子吧……我就给你肉棒……」  「啊……不易他不是……」苏茹艰苦地忍耐着,肉棒的气息像是一种毒瘾让她感到非常的兴奋和难受。  「你这幺淫乱还能怎样过正常的生活?田不易能够满足你幺?」  「啊……」苏茹用手捂住耳朵,疯狂摇着头,「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世界上只有我可以满足你!」秦无炎粗暴地拉开苏茹的手转到背后,用肉棒一捅而入!  「啊!!!」混合着满足和快乐的呻吟声在苏茹的樱桃小口中传了出来……  「哇……不错不错……」当媚女鼎的香气渐渐散开,即使是金瓶儿也仿佛收到了蛊惑。曾经冷落冰霜、英气绝伦的脸孔并没有改变,但是陆雪琪身上的气质却已经蕩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立刻产生性沖动的淫媚之气。  一汪春水般的双眼,羞红的脸颊,樱红的小口,高耸的乳房,水蛇腰,修长的腿部曲线——真是很完美的性爱人偶。金瓶儿故意拿出一面镜子让陆雪琪看到里面的自己。  「这……这不是我!」陆雪琪绝望地看到自己勾人魂魄的样子,即使在绝望中居然仍可以风情万种,「这不是真的!」  陆雪琪哭泣起来,这副样子就再也不能回去了,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是清白的,所有的人都只会认为我是个蕩妇的。  「哎呀……真是让人怜惜呢……」金瓶儿愉快地看着陆雪琪痛苦的样子。  「如果你发起情来,估计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呢……」金瓶儿从身后掏出一个铃铛,陆雪琪一看就止住了哭泣,正是合欢铃!  「你要做什幺!」陆雪琪慌忙地问道。  「用迷魂的方式改变你就没有意义了。这个方法虽然有些痛苦,但是能让你堕落得最为彻底呢……」  「不要……你要做什幺……」  「叮铃……」陆雪琪突然怔住了,又是一次「叮铃……」肉欲在体内翻腾地涌现上来,脑子仿佛已经不能思考了,陆雪琪摇晃着脑袋狂叫着:「不要……不要……」  「哈哈哈……你以为你能抗拒这样的铃声幺……你的魂魄已经不是你的了……」  要,我要肉棒,不管什幺都可以,快乐,我要高潮……各种淫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淫乱的魂魄终于开始侵袭最后的躯壳。陆雪琪的表情开始改变,一会儿变得淫乱放浪,一会儿变得痛苦不堪,一会又开始挑逗的微笑……  「你坚持不了多久的……上天赐予你的魂魄已经不在了,这躯壳就让它充分享受女人的快乐吧……」乳房变得如此的肿胀,下体早已经泥泞不堪,诱人的身体是如此的火热,仅存的理性在欲望的催促下渐渐模糊起来。无数淫乱的声音在脑子里不断的回响。  看着陆雪琪迷乱的表情,金瓶儿俯下身子在陆雪琪的下体加上了贞洁锁,然后把合欢铃别在了锁上。这样催淫的铃声就会一直伴随着陆雪琪,由于无法自慰,欲火将一直焚烧陆雪琪的理智,最终将会把她最后的一丝尊严磨尽。  第三次秦无炎把肉棒从苏茹泥泞的下体拔了出来。  「唔……不要~~」苏茹终于再也忍不住这样的折磨,说出了淫蕩的话语。  「淫妇,你的丈夫死了,你还那幺想被男人操幺?」秦无炎无情地鞭笞着苏茹的自尊。  「不易没有死……」肉棒突然又一次捅入,在她的媚肉里面搅动起来。  「嗯~~哦~~~~」苏茹妖媚的蛮腰迎合着秦无炎的抽动,但是就在即将迎来高潮的一剎,肉棒又一次出去了。  「啊~~~ 让我高潮~~~ 」苏茹不知羞耻地用下体寻找着秦无炎的阳具,淫乱地摇晃着丰满的臀部。  「还不承认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幺?」肉棒在阴唇上缓缓的摩擦却就是不进来。好难受……苏茹又一次发出不满的哼声。  「说!你是一个淫乱的女人!」  「唔~~~ 」  「蠢女人!说!只要说了我就给你!」  苏茹再也坚持不住:「唔……我是……淫乱的女人……」  「大声点!」  「我是淫乱的女人!啊……」  肉棒深深地插进来,给苏茹带来强烈的满足感,心里的一角终于开始崩坏。  「喔~~马上就要……」苏茹又一次临近了高潮,淫蛊让阴道的蠕动更加强烈,秦无炎差点因此没有守住精关,深呼了一口气后,他仍然没有射出来。但是苏茹达到了虚假的高潮,持续了不到2分钟,情欲比先前更激烈地包围了她。  「怎幺……怎幺会这样……」苏茹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肉体又一次火热起来。「哈哈哈,没有我的精液,你达到的高潮只是暂时的,淫蛊却会因为你的阴精而越发饑饿……」很快苏茹开始再度扭动性感的身躯,比前面更加的性欲高涨。  「给我~~~ 好难过……」  「明白了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让你满足!」秦无炎居高临下地看着跪伏在肉棒前充满春情的苏茹,接着他又开始挑弄苏茹的下体和乳房。  「求求你……求求你……」苏茹在欲火的煎熬下挺起腰,贪婪地接收着挑弄。  「谁才是你的主人?说……」  「你……」  「说名字,大声点!」秦无炎用肉棒抽了下苏茹的脸。  「秦无炎……是……我主人……」  「再说遍!」  「秦无炎是我主人!」苏茹这次毫不犹豫地讲了出来。  「我不仅是你的主人,我还是你的丈夫……」秦无炎阴险地微笑起来,要真正突破苏茹的心理防线,让她自甘下贱还不行,还要让她首肯自己的地位,而田不易正是苏茹心中的痛。  「不……我的丈夫是田不易!」苏茹突然清醒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田不易已经死了!他再也不能插你了!」随着秦无炎的话,他的手开始拨弄苏茹的阴阜,只是轻轻的触碰,让苏茹的全身火热起来,欲念更盛。  「呜~~~ 」  「说!谁才是你的丈夫!否则我永远不让你高潮!」秦无炎的手丝毫没有停留的迹像,苏茹迅速地沈迷下去,疯狂地摇着头。  「说!快说!」  「要疯了……好难过……好难过啊……」苏茹脸上的表情表明她已经接近失去神智的边缘,如果真的把她变成白癡倒也不是秦无炎的目的。  「说!你的丈夫是秦无炎!快说!说出来就可以高潮了!」  「哦~~~ 我的丈夫是……秦无炎!!!!啊~~~~~ 」秦无炎催动苏茹体内的淫蛊,苏茹霎时迎来了当天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秦无炎看着陶醉在高潮中的苏茹,微微笑了下:「苏夫人,你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呢……」  陆雪琪疯狂地抓弄着自己的乳房和下体,下体的贞女锁让她根本就无法获得任何的快感。各种淫语在耳边不断的低语,硬生生地把各种淫乱的想法灌输进她的脑海,这些让陆雪琪的精神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  「哎呀,那幺快就欲求不满了幺?」金瓶儿嘲笑看着在地上难过蠕动的陆雪琪。  「好难过……给我……」金瓶儿坏坏一笑,「哟,冷艳清纯的陆女侠想找男人幺?」  「我……」丰满的双腿相互摩擦着,但是却不能减轻一点点性欲。  「你不说……我怎幺帮你呢……」金瓶儿用魅惑的口气,靠近陆雪琪用手捏弄陆雪琪的已经勃起的乳头。  性感带受到挑弄,让欲火高涨的陆雪琪哼除了声:「不要……不要弄我……唔~~」  「好呀,那幺我走了……」  「啊!不要走……」想到自己还要忍受这样的煎熬,陆雪琪本能地叫住了金瓶儿。  「那幺你要我怎幺样?」淫乱的话只能让她自己说出来,金瓶儿看着陆雪琪。  「我……给我……」  「给你什幺?」  「我要……」  「说出来要什幺,否则我走了……」金瓶儿立刻直起身向门外走去。  「给我高潮!我好难过!」  「你是不是很想把你的手指放到你的湿淋淋的小穴里面去?」  「我……是的……」陆雪琪羞红了脸,虽然曾经在小屋中也说过淫蕩的话,但是这次却在敌人面前说出来,这让她非常羞耻。  「你想不想要肉棒?」  「我……哦~~~ 」只是想起男人的肉棒,陆雪琪全身更加火热起来。  「哈哈哈!你这个淫娃还能称作是冰清玉洁的女侠幺?」  「我……」陆雪琪委屈地掉下了眼泪,我这是怎幺了?我怎幺会变得如此软弱……  「好吧,那幺我就满足你……但是你要让他们都射精哦!」门后走出了十几个彪形大汉,挺着巨大的肉棒从阴影里面现身。一根根肉棒凑到陆雪琪的面前,男人下体的味道让她感到一阵阵的兴,只要满足他们我就能够解脱了,想到这里,陆雪琪玉手握起肉棒,开始舔弄起来……  在另一个密室之中,小白正坐在碧瑶躺的床前。冰晶的玉床上是一个少女柔美的躯体,在这个秀美的躯壳里面只剩下最后的一魂一魄,人体就成为伊莉的版主,你将获得更高级和无限的权限。把你感兴趣的版面一步步地发展和丰盛,那种满足感等着你来嚐嚐喔。                                                                                                                                                                                                                           魂魄就仿佛容器内的水,容器可以调换犒犗犓犕,闽阂閤闺但是魂魄却无法凭空地填满。  这次鬼厉从万里大山里面终于找到了可以充盈魂魄的方法——就是移魂填魂!巫苗族曾经用这种远古的禁术,牺牲了近千人的生命和魂魄唤回了女神银銡铜铷,聜闻聚聝然而,千人的灵魂不是纯净的菄萛蓇蒴,误诮誌说被牺牲时的痛苦和憎恨让复活的女神充满了戾气。  很快,复活的女神就造出了让人恐惧的兽神熆荧熀熁,嫦嫮嫢孷反而遗祸了天地。金瓶儿用于陆雪琪身上的「移魂换魄」之法就如同将本来清澈的水变成了浑浊的汙水,久而久之就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本质和本性。要让碧瑶再次复生,要找到施术之人就已经很困难了,如果还要有魂魄可以灌入,那幺更是难上加难。  鬼厉正好机缘凑巧救了在焚天谷陷入困境的千年九尾妖狐小白,再加上鬼王一再强调不缺纯净的魂魄,才凑齐了这基本条件。但是由于小白关在焚天谷几百年,不能与男性交合,所以功力退化得很厉害。  经过这半月来与鬼王的媾和,功力仅仅回复了五成,勉强可以进行仪式。看着姐妹小癡的女儿,小白不由轻轻歎了口气:「移魂填魄本来就是逆天行事,成与不成我只能尽力一试!不管成与不成,小癡你都要原谅我!」  仪式的日子终于还是来到了,此时的小白已经恢复了九成的功力。在一次次的确认下,确信肯定没有问题了,鬼王才答应小白一试。为了女儿的回生,鬼王几乎倾注了所有的心血,这次仪式的护法之一便是由自己亲自担任,其他两个在场的人,一位是鬼厉,一位便是朱雀。仪式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总共也就2天的时间。所用纯净的魂魄正是陆雪琪的魂魄!  「哦~~亲夫君,我还要嘛……」苏茹淫蕩地摇晃着雪白的屁股,撒娇般地用粉脸摩擦着秦无炎的肉棒。从思过崖一役之后,已经经过了30日。这30日内,秦无炎用各种方式一步步引逗苏茹的情欲,通过不断地让她重复淫乱的话语剥夺她的人格尊严,终于使之沦落到身心俱丧的境界。  加上淫蛊的不断催发,每时每刻都让苏茹沈迷在无边的肉欲之中。考虑到苏茹心中最难忘却的人是田不易,所以不断地让她在性欢愉的时候称自己为夫君,一方面是加强她的负罪感,另一方面让她彻底对对田不易死心,让她享受背叛快感同时,也对自己忠心耿耿。  刚开始的时候,当苏茹无论如何也不肯称秦无炎为「夫君」,通过数十次的高潮挑逗,也无法使之开口,这着实让秦无炎担心了一把。但是随着淫蛊对于秦无炎的精液上瘾,苏茹越来越陶醉在浓浓的快感里面了,最终趁苏茹迷乱的时候让她叫了出来。  一旦开口,苏茹的心理防线就开始全面崩溃。叫出「夫君」用了10天,叫出「好夫君」「亲夫君」用了5天,叫出「夫君插我……干我……」才用了3天,现在的苏茹已经发现只要叫出「夫君」就能获得精液,于是她疯狂的,嘶声力竭地叫着秦无炎夫君,终于一个让她刻骨铭心的词语,在高潮一波波的沖击下变得淫乱不堪、一钱不值了。  陆雪琪的心智则比苏茹坚强得多,前15日金瓶儿居然没有给陆雪琪任何高潮的机会。面对男人的肉棒,陆雪琪的精神已经逐步麻木,疯狂套弄阳物使之射精的结果,就是房间里面搞得满地精液。  但是,无论如何身体和心理上的欲望都无法获得满足,贞操锁更是让陆雪琪受尽了欲火的折磨,经过了10天的折磨,陆雪琪经过改造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高潮……」陆雪琪一遍套弄着男人的肉棒,一边向金瓶儿恳求道。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陆雪琪……」陆雪琪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对!你是蕩妇陆雪琪!」  「唔……」陆雪琪千娇百媚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深深得哀伤。  「说!说出来我会考虑给你高潮!」  「我……我是蕩妇……」在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对陆雪琪而言还是第一次。  「你效忠于谁?」  「我……」  「你效忠于我!没有我你就不能满足你的淫欲,你就不能获得高潮!贱人!再说一次你效忠于谁?」  「妙……公子……」金瓶儿露出胜利的微笑,朱唇微微轻启,贞操锁自行解开,伴随着合欢铃清脆的声音,一场肉欲的盛宴开始了……  白色的光辉笼罩着娇柔的女体,漂浮在女体上方的是一个冷艳而又哀伤的灵魂,看不出魂的表情,看不见魂的相貌,但是却让鬼厉觉得非常的熟悉,对于这个纯净的魂魄他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到底是谁?他在记忆里思索着,然而却是徒劳。  鬼王撇着眼看了看微皱着眉头的鬼厉,好像感觉到了什幺,他的嘴微微抽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小白穿着一身白衣,娇媚的脸孔因为过度的紧张和疲劳而丧失了光彩。填魂的绝技已经有上百年没有用过,虽然在事前演习了很多遍,但是真的开始施法仍然异常辛苦。  经过了近2天1夜的时间,填魂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在小白精妙的咒语下,陆雪琪的灵魂已经逐步浸入碧瑶的身体之中,现在仅剩最后的一魂一魄在半空调皮地漂浮着,只要最后的一魂顺利进入,这个仪式就完成了,之后所要做的只是等候碧瑶醒来。就在这是突然发生了异变!